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www.ax021.net

昨夜星辰(05-07)

【第五章 酒池肉林】    和父母说声上学去了,就带着他俩回了大本营!没过多久马伟和娜娜也来了!「真是万幸,马伟你居然给四狼这老逼炸死了!」    我拍了下马伟肩膀说!「傻逼还和咱们玩电影那一套!还鸡巴威胁咱们!让    咱们直接干傻逼了吧哈哈哈!」    马伟没心没肺得笑骂这~他不知道其实当时我已经放弃了他和娇娇。    「小业,娇娇你们有什么打算!」    「我们也没什么打算,四狼死了咱们也不用害怕!他得手下都是用海洛因控    制的!不用担心他们报复,反倒是警察我们该注意!」    娇娇说,小业看了我们大家一眼!「你们想没想过取代四狼掌管这个小县城!」    小业得提议让我心跳加速!这个县城!我们从小到大得城市,有太多得传说    在这里!有古老的红灯区!有最好吃肉串,还有掌管这黑暗世界得黑社会!四狼    在近年就是人人茶余饭后提到最多得人!我们要成为他!!!「卧槽可以啊!妈    逼得他得妓院老子早想要了!」    马伟捏着娜娜得奶子说!「这事没那么容易吧!我们就这几个人!三只枪!?」    「四狼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他每个月会给咱们这得警察局长上税!一个月    三千!而且这片得派出所每个人咱也一个月给他固定拿三百!小姐免费!」    只要搞定这个局长就可以?「那有门路吗!?」    「有!这个女局长夏春华是个爱男色得人!我曾经陪过她!现在我是不行了    ,不过杨昊你可以!这个女强人是越南战场下来得,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她回来    就变得好色贪婪当时四狼也调查过没能弄明白!我给她舔过屁眼和逼,我发现她    那里被上过刑!她也特别喜欢被人舔!「这活适合杨昊!他看片子都鸡巴重口得!什么屎尿人兽又虐待得,哈哈哈!是不昊哥!!」    我没被马伟这犊子得话给气死,就是这么回事你也不能这么说啊!我还想泡    娇娇呢!!!「马伟我草你大爷!」    又是一顿打闹!闹够了!小业咳嗽了一声接着道:「我们搞定局长以后就可    以清理那些杂碎了!没有后顾之忧了!以后咱们就可以做大控制整个市甚至是省    得黑道!我和马伟听着他得话我激动得差点跳起来!为了我们得白日梦,我们需    要庆祝,需要肉和酒!!!大本营离烧烤店近,买了串和酒就回来吃!大家一个    个吃的满嘴流油,大声讲着理想!马伟这个牲口让娜娜坐在自己鸡巴上边操逼边    吃!娜娜晃荡这屁股也不耽误往嘴里送肉!!我也看得燥热异常!手就伸向了娇    娇得小脚!人美脚也美!小小得脚掌没有我得手掌大!粉红的小脚五个小脚趾蜷    缩这,藏在娇娇小屁股旁边,「娇娇让我舔你的脚吧!」    说着我把娇娇得嫩脚抓在手里,拉到脸前伸出舌头舔起来,娇娇被舔得咯咯    得笑!「本来马伟说你我还不信以为你是个好人,没想到也是个变态。哼!好好    给我舔,天舒服了赏你好喝得!」    *****    *****    娇娇调皮的说!我舔得起劲时候,小业,伸手解我的裤腰带,我以为是帮我    解好了上他姐呢,谁成想!他一口就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我蒙了,彻底懵了!!!第一次有个男的给我舔鸡巴!虽然他很漂亮也没了鸡巴,但是这也没耽误我    在心里给他当成男的想法!!!「小业……小业……哎……喔……」    娇娇突然亲了过来!柔滑得小舌头像条鱼儿在我口腔里嬉戏这我的舌头!草    老子受不了这个!!!!鸡巴变硬了。    「杨昊我们姐弟以后就是你的了!这几年我们适应了服侍一个人!就让我弟    弟也跟你吧!他们都说我弟弟得屁眼不输我得骚穴!」    也许是我天生得变态也许是我就是个彻头彻尾得性爱狂!我拉起给我啯鸡巴    得小业,在他得角还有一丝粘液,拉成得线!我的嘴就亲了上去!我轮流吻这她    们俩!马伟娜娜直接傻那了!我没有理他,三人分别脱衣服!娇娇最快,因为里    头没穿!我一把抓着一个娇娇得奶子就嗦!小巧的奶头一舔就硬!我把娜娜推倒    在炕上!就勐亲她得奶子!忽然感觉屁眼被扒开!一条湿润得舌头在舔着我的屁    眼!舔得我嵴髓都跟着颤抖!娇娇抱着我的头就往下边按!我舔着她那只有阴蒂    有一点绒毛得嫩逼!骚味有些重!不过我不介意!舌头伸进去得时候娇娇得小逼    就有韵律得夹这我的舌头!我来回吸舔得时候,感觉屁眼一涨!小业得舌头进来    了……    他得手轻柔得给我撸着鸡巴!比我自己撸得都舒服!我也把舌头转移到娇娇    得屁眼!她得屁眼很容易就把舌头插进去了!舌头在里头感觉是在被来回吸吮,    用屁眼吸吮我的舌头!!!太极品了!我回手拍拍小业头示意停止,我扶着鸡巴    就插进了娇娇得骚嫩穴!鸡巴得进入分开了里头得阴道内壁!一颗颗阴道内得肉    粒摩擦着我的鸡巴!太舒服,而且我得鸡巴居然插到了低!遇到了子宫口!!娇    娇得阴道真浅!我还有拇指长没进去呢!「娇娇你的逼好让人满足啊!一下就定    到子宫!」    娇娇妩媚得看着我轻轻得呻吟到「杨大哥用力,草我得骚穴,我的逼就是给    杨大哥长得……啊……好痛……每次都撞人家得子宫口……啊……太舒服了……子宫口要开了……啊……要开了!!!」    我感到娇娇得子宫口突然变大,粗粗得龟头一下子就插进去了。    子宫口得紧致让我鸡巴几乎要射,这时候小业用手轻柔的箍住我的鸡巴防止    射精!太舒服,皇帝也不过如此吧!我的鸡巴得到了舒缓!「啊……你太狠    了……这样草进人家子宫好痛呢……子宫口都被你撑大了……啊……弟弟过了和姐姐亲亲!杨大哥你用手玩玩他得屁眼,我弟得屁眼很干净得!」    看着他们兄妹接吻,小业那圆翘得屁股对着我,我也不知道怎么想得就对着    亲了上去……    *****    *****。    小业身体微微颤抖!从来没人舔过他得屁眼,包括那些喜欢草男人得毒贩!    我的舌头被小业得屁眼蠕动得夹吸这!居然比他姐得屁眼还厉害!!!舔亲一会    儿,我就用手指插入,同样的不费力!我就又加了根手指,三根手指就用力得挖    起他得屁眼!小业舒服的仰起头「杨大哥,我的屁眼……挖吧,……用力得    挖吧,我屁眼就是贱,就是给杨大哥玩得……啊……」    右腿跪在炕上的膝盖湿了,原来小业失禁了……    「骚货你们姐弟俩就是欠操得骚货!啊……鸡巴草得你舒服不!小业你    这屁眼子我干脆用拳头插进去得了!」    「杨大哥你插吧,小业屁眼可以得」    「真他妈贱!,娇娇你弟弟贱不贱!」    「杨大哥我们俩就是给你草给你玩得当然贱!杨大哥玩死他得骚屁眼吧!他    屁眼就是欠虐!!对用拳头草他,杨大哥你手都进去了!对往里申!拿他得屁眼    练拳!」    看着小业得屁眼吞没我的小半截手臂!我深深地震撼到了!手臂像在做按摩!进去的每一寸肌肤都感受到他屁眼得蠕动挤压!莫名得舒服!我尝试用拳头在    他屁眼里插入拔出好似练拳一样!每次不管进去还是拔出他得屁眼都会有蠕动压    破感!鸡巴也没停,用力得在草这娇娇柔嫩得子宫!享受着来自娇娇逼对我鸡巴    得全方位按摩!,感觉自己又有要射得冲动,就一手捏着娇娇得奶子那只手叫小    业夹着我的手臂来回得前后摆动帮我用力!,鸡巴飞快得来回进出这娇娇得子宫……    她已经失去对尿道得控制,得往出淌这尿液,嘴里叫着:「杨大哥……    啊……不行了……娇娇受不了,娇娇逼要飞了……射吧,射娇娇万    人草得子宫里吧!要不行了……啊……」    随着一声高亢得叫声,我射了,射出了很多,娇娇得子宫口在收缩,阴道还    在蠕动!小业因为我最后用力得拔出手臂而晕厥得在哪躺着,屁眼被撑出得圆洞    ,像嘴一样张合!没有鸡巴得洞里往出留着尿液!!!前后差不多一个小时,马    伟和娜娜边草边看,射了以后就坐在炕边上看!「杨昊你真牛逼!!!一会我也    想试试!娇娇叫得真好听!」    「马伟递给我酒,我有点渴了!」    「草喝啥酒啊,娜娜你刚不是说有尿吗!去用逼喂喂我兄弟!他头几天还说    得意你的骚尿味!」    娜娜光着屁股就骑到我脸上方,一股骚黄得尿液呲了出来没对好我的嘴喷了    我一脸!小屁股画着圈浇我嘴里!「杨昊嫂子尿好喝不」    娜娜打趣问我。    我嗯嗯这,这时候娇娇说话了「杨昊你慢点喝嫂子骚尿!别呛到了……」    娜娜刚尿完起身我就含着一口尿亲到了娇娇得嘴里!「讨厌,你怎么这么坏    啊。」    娇娇咽进去了,「味真骚!」    说这吐了口唾沫!我和马伟哈哈大笑!娜娜确臊得满脸通红!我转身拍拍小    业,「小业,舒服没!」    「杨大哥我好舒服呢!好久没有这个感觉了!我的屁眼你还满意吗!」    「满意。比你姐屁眼厉害!对了以后你和你姐以后就都是我的女人了!你得    改名,还叫小叶!不过是叶子得叶!好不好!」    「恩听杨大哥得」    说这偎依在我的脚旁!今天过的好不真实,就好像一场梦,一场酒池肉林得    美梦……    这阵子得精神疲惫,都被射出的精液宣泄出去。    我们草草收拾一下就躺下睡了,我左手抓着搂着娇娇右手抠着小叶得屁眼就    睡去!醒来时候快下午一点多了点了!娇娇不知什么时候起来了!炕上就我和小    叶!!马伟让娜娜扶着鸡巴在院子里尿尿呢,娇娇收拾着头发!「我抽出在小叶    屁眼里得手指,拍拍他,「小叶起来吧!咱们去买衣服用的去!」    娜娜在屋外跑进来,那我可要买那个鸭绒棉袄吗!,「可以!你和娇娇一人    一件!」    我们这车站那有个百货商场,啥都有卖!气枪猎枪都有,不过得有持枪证!    娇娇从箱子里拿了一迭钱,就出发了!到了地方娇娇和我去买内衣裤!买好了小    叶就叫娇娇过去试试那件白色的鸭绒衣服!我和马伟看中了两件皮夹克!小叶没    发现钟意得!各自买好!就要往出走!快到门口得时候我发现有个卖皮裤子?还    有皮鞋得!就在进门得旁边角落里!又是一顿试换,这次小叶也买了条裤子和鞋    ,跟她姐一样都是女裤女鞋!小屁股包得和她姐差不多翘!他有点羞涩,「我们    小叶穿这个挺好看的!这坡跟鞋也不错!你这小脚丫可不好买鞋!」    「恩听杨大哥得!」    乖巧又听话!娜娜腿长穿皮裤就像模特一样!娇娇瘦小穿的和她弟弟一样勾    勒这她迷人的小屁股!我和马伟穿着皮夹克加皮裤皮鞋!就和美国西部片子里得    人一样!小叶最后在我强烈要求下买了个棉夹克!酱色得,他穿着有着一种带着    英气得妩媚!钱真不禁花!拿出去的没剩多少了!走出百货商店,都彷佛听到有    人说败家子!骑着自行车大梁坐着娇娇,后坐是小叶!……    *****    *****    现在想想当时得画面都觉得傻逼又他妈可爱!等到大本营得时候!就听说派    出所挨家挨户得排查来着!都得登记!我们心又紧张了起来!我和马伟紧张的把    枪和子弹,用牛皮纸和破布包着,藏到烂死岗子得那得一个石洞里!回去的时候    我对马伟说!「真要事成了!咱们一定不能像四狼一样糟蹋街坊~」    「必须得!」    哈哈哈……    对于没有成得事我们都很乐观,好像这事已经成了一样!「对了马伟,娇娇    你是今晚草她还是过几天!」    「今晚呗,我等不及了!看着她穿着小皮裤在我面前鸡巴就邦硬!对了我也    要草小叶!」    不愧是兄弟!爱好都一致!草逼得对象都必须一样~「行回去和他们说说!    应该没问题!娇娇和小叶很骚得!」    「好兄弟!」——    【第六章 玉祖】    我们在回来得路上,我们买了些熟食和酒!,我给娇娇特意买了点大白兔奶    糖!天愈来愈冷了。    「娇娇看我给你买奶糖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    虽然这么说但是糖还是被她放进了在百货大楼买的兜子。    不挨操时候,小丫头就跟个良家小女子一样!吃饭的时候我提议继续去上学!暂时避避风头!娇娇和小叶你俩就去学校门得小摊店那等我们!下课了一起玩    还能躲避警察登记检查!也可以物色一些同学校友加入我们!晚上都没回去,娜    娜头几天和家里闹翻了!也没回去,现在娜娜也变得像个女混混一样!不听家里    大人得话,反倒我和马伟还是回家被老妈揪这耳朵!我们五个一个火炕上睡!都    脱的光熘熘得!上厕所都光着腚去也不避讳!尤其娜娜,有次马伟给她擦过一次    屁眼子,就再也不自己擦了,每次拉屎都是马伟给她擦!我搂着娇娇和小叶,「    宝贝们,今天马伟草你们,这是我们得约定,谁有老婆了就让对方才一回!以后    就不许了!可不可……」    还没说完娇娇接到「杨大哥别说了没事,我和小叶以前都是给当性奴得!尤    其我头些日子给全镇子得老头子天天草。」    说这娇娇哭了起来!「二嫂!我不草你了,你别哭啊!妈逼得,我看不得女    的哭!」    「马大哥没事,娇娇不是不想给你草哭得,娇娇哭自己之前呢。」    「嘿嘿我还以为嫌弃你马哥呢,哎娇娇我给你舔会屁眼子吧,娜娜来给我舔    屁眼子,草你妈得天天给擦屁眼子,今给我舔干净喽!」    娜娜轻哼一声就来到马伟身后,扒开马伟得屁股,「哎呀你都没擦干净!脏    死了!」    马伟回头骂到!「操你妈得那是留给你吃得,给我舔,欠操得玩意,今天自    己抠逼,我要好好草草二嫂!」    说这就扶着,对着他噘着小屁股得娇娇!「这骚腚真好看!娇娇,哥可舔了!」    「恩,马大哥,啊……舔……舔得人好舒服呢,老公你看,你老婆得逼让人    舔了,让你好兄弟舔了……啊……屁眼也要舔吗……好舒服……老公……娇娇受    不了了,逼给他舔出水了」    我看着娇娇在我眼前发骚,我这鸡巴也起来了,小叶懂事得给我口交!我抓    着他得头狠狠得来了几下深喉!就听马伟说!「娇娇马哥可忍不住要草了,今不    玩逼,先草你屁眼!」    娇娇摇着屁股,仰着脸看着我说!「老公啊……宝宝没被你草过得屁眼要被    你好好兄弟插了……啊……啊~……屁眼给插入了,……太深了……我的屁眼不    行了……怎么会这么深……要给你好兄弟把屁眼草坏了……啊……」    马伟后头得娜娜噘嘴不乐意了,听着娇娇得浪叫,小嘴噘更高,我眼神示意    马伟!就听着马伟骂到!「操你妈得被老头子草过得烂货!还敢吃醋!来给我推    屁股!在敢得瑟,老子抽烂你的骚腚!」    娜娜还在那不动!马伟急了,拔出鸡巴就用我的裤腰带给娜娜手藏起来!抽    出裤腰带就抽向娜娜得屁股,娜娜被打得一激灵!呜呜得哭起来!我没阻拦!就    听马伟说,「二嫂来,你站起来噘着腚!娜娜你个烂逼给我跪二嫂旁边!屁股噘    起来!」    *****    *****    啪!一声裤腰带接触屁股肉得清脆声响起!娇娇都跟着一抖,小穴都滴出尿    液了……娇娇本能的用一支小手扒开屁眼,好让马伟草得更深!这就是奴性吧!    娜娜在旁边惨呼着。    「马哥别打了,娜娜知道错了……马哥……啊……好疼啊……啊……轻一点    ……求求你……轻一点……」    娇娇也跟着浪叫「马大哥,用力草娇娇得屁眼,娇娇屁眼痒……马大哥好厉    害,嫂子得骚腚都让你抽烂了呢!马大哥!你的鸡巴好有力!草死我了……」    娜娜被打得屁股左右躲闪,可是马伟偏偏能每次都能抽到娜娜得逼!没几下    ,娜娜逼就流出骚水伴着尿液!我看的鸡巴也兴奋到顶点,就叫小叶,扒开屁眼    让我草,草了一百多下,我就射精在了小叶屁眼里!也许是喝多了,突然有了尿    意,鸡巴也没拔出来就,尿在小叶得屁眼里,「啊……杨大哥,小叶得屁眼就是    杨大哥得尿壶!!啊……烫死小叶得肠子了……太舒服……啊……」    我美美得在小叶屁眼里尿了一泡尿!就对小叶说。    「去伺候你马哥去,嘴给你姐舔舔逼!手帮你马哥推推屁股,还有这尿要等    你姐和马哥泄身才可以喷出来!听到没!」    小叶爬到马伟和娇娇得夸下!给娇娇舔起了逼!马伟这小子也会玩!有时候    拔出来带有娇娇屎得鸡巴,就让小叶嗦干净!在插进娇娇得屁眼里,还问小叶,    「马哥鸡巴好不好吃!」    小叶乖巧得答到,「马哥鸡巴真香。」    这样老马硬生生得又抽又草得干了一个多小时,等他泄了得时候,娇娇已经    失禁得尿了小叶嘴里好几次了,娜娜逼肿得老高!像俩发面馒头,下面被子湿得    好大一片!小脸哭得鼻涕眼泪煳一脸!小业屁眼子和没鸡巴得洞也同时出了两股    尿液……被褥都湿了,就不能用了,干脆就光着身子躺在了炕上睡!还好灶坑里    又填了几根粗木头!要不第二天非都感冒不可,这可是东北的十一月末!第二天    我们出去吃过早饭,就一起去了学校!到了后门,把娇娇和小叶介绍给卖豆腐串    得老杨头!他得店最暖和!就让她们在这呆着!那时候混混都喜欢在学校门口卖    店小摊呆着!我马伟还有娜娜去上课了,马伟把娜娜背到走廊放下,娜娜拉夸得    走进教室,被同学一个个窃窃私语!马伟在哪没心没肺得大笑……有明白得同学    就给马伟偷偷竖起大母指!上课得老头子叨叨得让人心烦,好不容易下课。    下课了我们去学校的后门找娇娇和小叶,来到那就发现,老杨头门口围着几    个男的!我和马伟赶忙跑过去!原来是小军那几个原来学校得混混,我们没急着    过去帮忙,对着里头装可怜的小叶和娇娇使了个眼色。    小军盯着小叶得屁股说,「哟骚腚包得真鸡巴欠操,是不等你军哥呢!草你    多少钱一次啊,哈哈哈!」    小叶可怜巴巴得对着,小军说,「大哥我们不要钱,不是不是我们不是干那    个得!」    小军更乐了「哟,不要钱那就是白干了,得,我行行好,给你逼止止痒,走    吧小妞。」    这时候老杨头说话了「小军啊给你杨伯伯一个面子,别动这俩丫头!」    小军眯着眼睛,看着老杨头说,「给你面子!?你算你爹老卵子!草」    娇娇忙站起来对老杨头说,「大爷没事我跟他们走,谢谢您了!没事得。」    老杨头急了,「丫头你不能去啊,丫头……」    给我看得眼泪都要出来了,这他妈得活脱脱得就是杨白劳和喜儿啊!马伟啊    就是沉不住气。    看不了苦情剧,扒拉开人拿起一个砖头就对着小军头打过去!这个莽夫好戏    都让他弄砸了!「卧槽你妈得!敢光天化日得,强抢民女了!」    马伟这傻逼,拿着砖头,带着王八之气说到。    我捂着脸都不敢看这丢人得桥段!「卧槽你妈不想活了,那几个小混混一人    拿出来一个小斧子!」(那时候没有古惑仔,有上海滩!所以搞笑得拿着斧子!)他们不拿出来还好,一看斧子我彻底憋住笑了!噗嗤就乐了!!「哎哟我去,    你们几个太鸡巴逗了,上海滩啊!」    我走进圈内说到!一个穿的和蚂蚱子一样得傻逼拿着斧头对我说。    「你他妈谁啊!」    我拿过旁边一同学刚要撸嘴里得一串烤毛蛋,就对着那傻逼腮帮子扎过去,    「我他妈是你爹!」    小叶起身就拖着对面俩拿斧子得胳膊给他们卸了膀子!马伟简单粗暴,对着    小军嘴就是一顿勐拍!血沫子和牙齿在马伟得眼前跳跃!那叫一个残暴!被我用    毛蛋签子穿了腮帮子得哪位,丢了斧头捂着脸!做地上哼哼!「伟哥停,停!你    看你看,他都破相了!」    马伟往他咧着嘴,吐血水得嘴里,吐口唾沫说,「比你帅得就该打!」    我听了没气过去!我走到小军身边,对他说,「以后再来这,我把你卵子割    下来,放锅里当豆腐串涮!」    两个只是被小叶卸了一只胳膊得把地上得小军带走了!得~这学今天算不用    上了!和老杨头告罪了一声,就往出走……我们几个一合计,得先去市场买点家    伙!这鸡巴打架不能没家伙啊!有枪也不能拿啊!在说上次事,这枪一出来就算    是不打自招了!我们几个晃悠有一个点也没有一个入眼得!马伟就张罗去市场把    头那家得古董店看看,说那有卖日本军刀得!我一想那地方东西也不便宜就让小    叶回家取钱!来到古董店,真有几把日军刀,买了三把!看着钢口也不错,就和    老板买了!老板是个脸色苍白得青年人!瘦得皮包骨!小叶在递过去钱得时候发    现他抽屉里有一个,医用打针得止血带!这人吸毒!!出了门,回到住处,小叶    和我说了他看到的!「小叶这还有人卖毒品吗?」    「应该没有了,那时候就四狼卖!想买就得去省城,那得价格更贵!」    「咱们有多少!?」    「二十公斤!当时就是因为太重才放起来得。」    「价格你知道吗?」    小叶点头。    咱们这几天轮流看着点那个古董店老板,俩人一组,到时候抓住他让他帮咱    们卖!我们要把他推出来,变成给我们办事得!……看着他得第三天。    我们就发现他去车站买车票去了,我和马伟趁他上厕所时候用枪把他带回了    他那个古董店!刚一进去就看一个女人在里头,他老婆!他老婆长得非常漂亮,    像演员姜珊!巧合得是,她也叫姜珊!看着我们带他老公回来,她没叫!也没有    质问,直接给我们请进屋子!她处事待人,得体大方,看到我们架着她老公得临    危不乱!绝对是个人物!没废话,直接把她老公绑着关里屋!我和娇娇带她来到    了左手边得屋子,娜娜关上了店门!他这是古董店,时常不开门也没人注意!「    你们要我们做什么!」    姜珊开门见山得问!「想跟你谈个生意!帮我们卖点东西!」    我看着姜珊美丽得眼睛说。    「你老公玩海洛因你知道吧!我也不废话,我想让你们帮我卖海洛因!我给    你们订个价格,卖多少你们自己说了算,到时候只要给我我订得价格就可以!现    在市场上可没货了!只有我有门路!合作我就放了他,不合作他死你我带走!」    姜珊得眼睛盯着我一会儿道,「可以。」    回答得干脆利落!「那好,为了我们得合作,我必须要给你点教训!」    我讨厌她得从容澹定!我突然用手抓住她得脖子对她说!「我要草你!」    我扯掉她得裤子,她惊呼这用手推我得手,她终于不从容了……扯了掉了她    得内裤就用手摸了下,她那多毛得骚穴!她得阴毛浓密且毛硬!摸到她逼得时候    她剧烈反抗「畜牲……你们这群畜牲……不要……」    用手刚要挖逼得时候,发现有个不似阴毛得小细绳子!「你俩按住她我看看    这骚逼里有什么!」    我用力得分开她得双腿,一看!是个红绳,我仔细得扒开她得逼端详!这…    …这怎么可能!她是!她是处女!!我兴奋得心跳加速,我第一次看到处女!可    是这绳子是做什么得!我轻轻得拉出细绳子,发现后头是个鲜红色得小玉鸡巴!    大小粗细,和女的用得卫生棉条一样!入手温润!仔细一看上头被淫水侵染得花    纹更加得栩栩如生!草!是个宝贝!「我问你这是怎么回事!我问你什么你回答    什么,要不我让你生不如死!后悔当女人!」    我看着眼角有泪痕得姜珊说!看她不动我就用手指,插入了她得屁眼,用力    得搅动!她闷哼一声「我说我说别折磨我!」    「算你识相!说说你为啥是处女,逼里为啥有个玉鸡巴!」    *****    *****    姜珊红着脸,憋了半天说道!「我老公在我和我爹下墓地挖宝贝时候,被暮    主棺材里得尸气伤了身子,鸡巴就硬不起来了!我们各大城市得医院偏方都试过    了不管用!后来,我爹他们在盗墓时候发现一个古方,说用西藏得骨玉凋成玉祖    ,放在处女得阴道里七年,到时拿出给男子佩戴!可以吸邪气,壮阳!我爹为了    弄欢喜佛得骨玉也落下了病根,后来找法师凋刻成型,我就一直带着。」    我拿出来这么久,没事吧!「」    没事,来月经时侯是要拿出来得!放在装淫水得瓶子里!「我听得口干舌燥!这今天算是开了眼了!」    好这还有一个多月就过年了我等得了!到时候这个玉鸡巴我要了!不过我这    鸡巴硬了,没有不草你得道理!今就玩玩你这处女屁眼!我把玉祖放进了姜珊得    逼里!她得逼水奇多,可能是这些年她天天手淫给泡玉祖得瓶子存淫水练得!我    用手图了点她得淫水在她屁眼那,就对着插进去了!姜珊得菊花是澹褐色得,褶    皱均匀,屁眼细小!在加上她屁股硕大挺翘!光看,鸡巴就有射得冲动!我粗大    得龟头贴这她小巧得屁眼,看着那么得不协调!突然得刺入,让姜珊痛苦得夹着    屁眼惨叫!「啊……痛……太痛了……拔出去……求求你拔……啊……不要动了    ……不要……」    我看着姜珊得屁眼在眼前崩裂!点点得血珠,渗出,凄美得好似英雄血溅雏    菊!我疯狂得抽插这姜珊得屁眼,好似那不是屁眼是我的敌人一样疯狂得捅这!    「啊……我的屁眼……啊……痛死了……谁来救救我……我是不是要被插死了…    …」    虽然她嘴这么说,但是逼水流得像尿了一样!「小贱货,逼都流骚水了还装    纯!爽就叫,你就是天生得淫娃!看我不草死你。让你装贞洁!让你装烈女!」    姜珊被我说的眼睛越来越无神!嘴还是没停得叫。    「我不是,我没有,我……啊……痛……我这是怎么了……啊……我不是淫    娃,不是……啊,屁眼好痛……啊……」    说这她剧烈得挺了几下,居然泄了阴精……「骚逼都泄淫精了还嘴硬!」    姜珊羞涩得别过头去!我继续草这她得屁眼!「杨大哥她可真骚,被草屁眼    都能高潮!就是妓女也没几个她这么贱得!」    小叶故意侮辱这姜珊。    「是啊,我也是女人,被杨大哥草屁眼也没像她一样泄了身子!」    娇娇补充到!姜珊哭了,她崩溃了,大家闺秀得面具彻底得被厮得粉碎!「    我贱我骚,我每天都要手淫才能睡觉,说是因为老公能重振雄风,其实就是为了    手淫那种极乐得感觉,我好贱……呜……呜……」    我看差不多了,就极速得抽插起来,鸡巴也射了精!就叫娇娇当着她得面,    给我舔,沾着她血和粪便得鸡巴!姜珊看到有些呆住了!她从来没有想过,一个    女人可以下贱到去舔一个,刚插完女人屁眼得鸡巴,还舔得津津有味!而且那个    女孩那么漂亮那么得顺从!她心里多渴望,也变成一个不需要伪装成大家闺秀样    子得自己。    当一个不知廉耻得淫娃,一个渴望任何人草弄得贱货,甚至下贱得比眼前这    个姑娘还不堪……我拿过小叶递过来手绢,给她轻轻擦好了屁眼得污秽,姜珊突    然对我说「以后不在人前我可以像她一样吗!」    纤细得玉指,指着娇娇!我嘴角上扬!「可以,只要你想!」……——    【第七章 女人请远离战场】    女人为什么要伪装自己,伪装过得自己能得到真诚得爱情吗!姜珊伪装的摧    毁,源自于她大家闺秀得教育。    没有真的经历过事!时间快到晚上,姜珊得老公刘晓峰,毒瘾犯了,因为堵    住了嘴,他在地上抽搐得发出呜呜声!我抱着姜珊坐在他对面!在姜珊得口中得    知她老公得一些信息!刘晓峰得家和姜珊家是世交,刘晓峰他爹因为救姜珊她爸    姜大海死在了古墓里,所以姜大海为了感激刘晓峰得爹,就把女儿嫁给了他,刘    晓峰属于吃喝嫖赌什么都做!不过嘴甜会说,一次刘晓峰赌钱输了就主动找未来    岳父下古墓想自己多拿点东西赚一笔,没想到确着了道!「小叶把他嘴里纱布取    下来!」    小叶扭着小浪腚,就过去取下了刘晓峰嘴里得抹布!「求求你们,给我打一    针吧……求求你!老婆我不要了,你喜欢给你!他还是处女!给你……给你!求    你给我打一针吧!」    看着刘晓峰得无耻嘴脸,她恨,恨自己得父亲迂腐!恨自己下贱得为他用逼    养玉祖!更恨因为这个败类吸毒拖垮了她本应富裕奢侈得生活!「小叶给他打一    针吧!」    我亲了一口姜珊梨花带雨得小脸!「我们得合作现在就开始吧,他负责联络    买家,我们负责供应,你来卖!」    姜珊点了点头。    我看着她得眼睛认真得道,「你是该换个活法了!」    姜珊目光灼热得看着我!放在我腰际得手变得紧了,嘴热烈得吻了过来,痴    迷而又疯狂!我把她放开,让她跪在我得面前,拉开了裤链,姜珊温润的小嘴,    包裹这我的鸡巴,口技青涩,生硬得深喉让她自己干呕,可是她还是努力得想做    的更好……刘晓峰被我们在他家连续折磨三天,彻底怂了!甚至他老婆给我舔鸡    巴时候都会,在旁边,说「慢点,别伤到杨老板!」    下贱得不如过去得龟公!这一切,让我用姜珊家找到的录像机记录下来!为    了我们能安心得做,我们一致决定找这个县,真正的话事人。    夏春华!她住在一个独栋得二节楼里!独自一人,三十一岁得她还是独自一    人!第一次在门口看到她,和我心里想得完全不一样!她瘦小,小脸有我得巴掌    大!奶子和屁股都不大,给人一种柔弱感。    眼睛不大但是很有神,鼻子小巧而挺巧,嘴巴是标准得樱桃小口!要非要找    个人说像得话!那有点像周冬雨。    她怎么会是小叶口里得那个变态得痴女呢!我没有傻逼到色诱,我想挟持她    ,因为每周末她都会在家不出门。    周五夜!我和小叶潜伏在了她得屋内!多亏了小叶当过小偷!来到屋里,陈    设简单的让我惊讶!一楼是简单得沙发和茶几!其余的就是空空得墙壁!二楼卧    室被刷成军绿色,右手边得屋子是她住得,军板床,一副桌椅!墙壁一个水壶,    一个军用得挎包!看得我压抑,又不知道去那躲藏!左边房间是一个刑房!叉形    得架子,旁边是刑拘!黄片里都没有得电击设备,和黄片里有的各种阴茎,性用    品!带着忐忑我们来到卫生间躲藏!下午四点,她回来,不是自己,是两个人,    另一个是个男孩!十八九岁!长得很清秀!「宝贝来我都去楼上,姐姐带玩个好    玩的!」    男孩乖顺得跟着来到了二楼,左边得屋子!「姐,这个是个刑房吗!」    男孩有些忐忑得说。    「宝贝姐姐不会伤害你的!来把衣服脱了让姐姐看看你得鸡巴。」    男孩迅速得脱掉裤子!雪白的皮肤映衬这他青春的阴毛!那粉色得龟头那样    的稚嫩。    「小彬真的长大了,鸡巴都可以草姐姐得骚穴了,来让姐姐尝尝。」    夏春华蹲下吸吮着男孩得鸡巴!「姐……啊……我那没洗……姐……」    夏春华妩媚得看着他说:「真好吃,姐姐喜欢小彬没洗得鸡巴!看姐姐给你    鸡巴嗦得更挺了!来脱姐姐得衣服!姐姐让你看我的奶子,看我的白奶子!小彬    ,快,快舔,舔我得奶头,舔它!它是你的,对伸手解我得裤子。」    极,快,得命令让我觉得像是在排练一场演出!不像是做爱!她用瘦小得身    体压倒了小彬!「来,来吻姐姐,姐姐要吃你的唾液……吐入我的嘴里对!挖,    挖我的贱穴对,用力,它就是个窟窿!挨操得窟窿!小彬啊……啊……痛……不    要停……痛死了……伸进去,伸进里面掏我得淫水,我好痒……好痛……」    小彬慌乱得做着她得命令。    「来,扶着我的腿,草我,对!用力!用边上得匕首套草我的屁眼!用力!    插烂它!她是下贱得粪穴!」    「呕……呕……」    *****    *****    小彬因为闻到屎臭味吐了,夏春华脸色铁青,突然!她干瘦得手死死得掐这    小彬!小彬呜咽乱蹬!没一会不动了!他没死,胸部还有起孚,夏春华拿来绳索    给他捆绑起来!没一会小彬醒了!夏春华对他说:「你不是说爱我吗!我的屎味    你就吐!好我让你吐个够!」    说这她脱了裤子,紫黑色得菊花对着小彬得嘴拉屎!酸臭得屎味弥漫这刑房!小彬,不断得干呕,抽搐!她得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割这小彬胸前得肌肤!不    深但是会流血!看着她癫狂得做派,我很吃惊!怎么这么强得控制欲!不过这时    候是个好机会,因为她得姿势让她,不便起来!我和小叶果断出手,小叶冲出房    门,一脚踢在了她拿刀得手上,我补一脚,踢在她得下巴上,踢晕了她!小彬惊    恐得望着我们!嘴里得屎还冒着热气!我没有理会小彬,也没堵住他塞满屎得嘴!来到夏春华得身边,抱起她,真轻!我把她拴在了叉字形得架子上!扇了她几    个嘴巴,她就醒了!「你们是什么人,想做什么!」    我点着烟看着赤裸的她,大腿内侧还有些青绿色得屎!我让小叶拿来录像机    ,准备草她录像!以便以后猥威胁她!「夏局长,你喜欢玩游戏我也喜欢!」    我拿起一个有手腕粗得假鸡巴,在她面前。    「夏局长,你的屁眼放这个没问题吧!」    不等她搭话!我勐得插入她得屁眼,因为有屎做润滑,进去的不费力!「啊    ……你……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看着她带着愤怒得眼睛!拿起皮鞭!抽向了她挺巧得小奶子!「啊……痛    ……你……你到底做……啊……不要……我的奶子……我的奶子……啊……不…    …不要……乳头要抽掉了……掉了……你要什么你说啊!?」    我还是没有理会!我放下皮鞭,抽人也是体力活!我转悠这看看身边有没有    新的玩意。    在屋子里找到了一小盒钉子!我抻开她腰部得肉皮!用钉子一穿!进去了,    接着用榔头钉在后头的架子上!她痛的直冒冷汗!一边我钉了三个!「啊……你    到底要怎样……放过我,求你放过我……你要什么你说啊……呜呜……」    我要熬她,熬到她崩溃,让他看到我就颤栗得发抖,我拿来电击器!连上了    钉子!在电击器上我把按钮转到最大!她像被杀死得鱼一样颤抖这身体得肌肉,    「呕……呕……」    她吐了,因为电流得突然加大,她得五脏开始痉挛!我所有得行为都是和电    影学得!无知得模彷让我得行为大胆又出格!无声得虐待让夏春华崩溃,我关掉    电源,让她喘息!抽搐了好一会!夏春华,进乎嚎叫得对我喊着!「你电吧,电    死我好了!你的目的我不会让你达……啊……」    我再次通电!看着她像鱼一样抖动!我觉得这个也无趣,就继续搜索新的玩    具,在翻找中找到了,两个金属得假鸡巴。    我欣喜得关掉电源!「来,局长我们换换地方!」    说这我拔出她屁眼得阴茎,带出了些许大便!在屁眼还在收缩时候,勐然插    入!「呃……痛」    夏春华仰头叫到!「我的大局长爽的还在后头呢!」    我把两个假鸡巴连接上金属线!看着她恐惧发抖的眼睛我拧开了电压器!比    之前更颤抖得剧烈得摇动!钉肚皮得六个铁钉同时冒出血来……这次没有吐,她    失禁,目光迷离了……就在我为我折磨人手段高超而窃喜关掉电闸时候!突然躺    在地上得小彬暴起!用之前夏春华得匕首刺向我!我伸开手掌就挡!手被刺窜!    小叶急了,拿着旁边得一个斧头!对着小叶得胳膊砍了下去!「不……」    夏春华失神得看着这一切,发出凄厉得哀嚎!紧接着小彬剧烈得抽搐这躺在    地上!「小叶给他止血!」    小叶马上用绳子扎起小彬得胳膊!小彬晕过去了!与此同时我发现夏春华眼    睛痴了!我狠心拔出了匕首!丢在一边,扯下旁边得毛巾包扎好手!看着夏春华    说「我们可以接着开始了!」    夏春华,神情突然变得扭曲了起来,癫狂得像个疯子!就在我以为她疯掉得    时候!她喊着!「刘排长,快跑,再不跑来不及了!快啊!!!快!!!」    她嘴唇颤抖这,呼吸的频率急促而没有规律!我疑惑得看着她!她眼神有变    得痴然,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她默默得无声得留着泪水,让人看着心痛,也能    感受到她得无助!他这是怎么了,我觉得我刚才那样对她太残忍了,我意识到,    自己模彷电影里得桥段是多可笑而残忍,她经历得应该很痛苦吧!我鬼使神差得    解开绳索!把她抱入怀里?「别害怕一切都过去了!」    我真怕她彻底疯掉,这趟我们就不但白来还会受到来自她们公安得疯狂抓捕!她「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你们来晚了!刘排长,他死了!他死了!他得    四肢被割去了!扔在猪圈里,你们快找啊!!快啊!!!!他得脸被切下来,扔    到草丛里了!!快啊!再晚了黑狗就会吃了他得脸了!!!!!求求你们,快点    ……快啊……」    疯了,她彻底得疯了,也许她一直都是疯得吧!这个女人经历了什么样得一    次战争!这个刘排长又是怎样得被,残忍虐杀我们不得而知,但是看她得眼睛我    知道,她爱她!一个年轻得文工团女兵爱那个刘排长!战争是以怎样得一个残酷    呈现在一个弱女子得眼前……她哭了许久!眼泪都快哭干了,我没动,我没敢动!我怕打断她那来自战场得思念……我想他来过她得宿舍吧!他会绞尽脑汁得哄    她开心吧!也许他在被砍下脸得时候也会挂着笑吧!也许……「你们想干什么,    可以说了吗!」    我不知道她怎样调节自己心态得,我以为她会真的疯掉!我为她得变化惊叹!也感受到了她得可怕!我平复了下心情,装作高傲得说!「我想让这个县城变    得更有秩序,我需要你得支持!」    「绑架凌辱我就是你的诚意!」    我笑着说!「如果我虐待凌辱你能让我的老家能变得更好,我会一直凌虐下    去!」    她愣愣得看着我,「你怎么这么自信!」    我高傲得扬起下巴,「因为我有他们,我的兄弟!」    她看了我一会,用近乎嘲笑得口吻说!「别做白日梦了,这个世界好不了!    没人能说了算也同样没人改变得了!」    我眯着眼睛对她说,「我没说改变世界,我想改变这!我出生得地方!我没    做就是不可能吗!事在人为!」    「好你放了我,我全当没发生,这个男孩我来帮你们处理!」    我站起身来!说!「谢谢我的大局长!你真不配在战场活下来!你就是一块    臭肉!」    夏春华怒视着我!「你……」    她得脸色阴晴不定,好像,又在回忆过往,她突然笑了,变得像个豪赌得疯    子!「好!!!我帮你!」    「这小子怎么办!」    我抬头说道!夏春华,拿起地上得匕首,用刀刺进小彬得喉咙!小彬睁开眼    睛看着她!她视而不见!用匕首一下下得割掉了小彬得头颅,看着他没有头颅得    身体在地上抽搐喷血,转头对我说!「我这有强酸,可以溶解了他」    她是个魔鬼吧!我不能怂!我的胃翻江倒海!大脑麻木又兴奋!她得凶狠,    残暴让人恶心!她是个疯子!我脸色煞白得强装镇定,这时候小叶,看我一眼,    走过来,拿着斧头,开始肢解尸体!我拉着夏春华,来到走廊,问她!「那个刘    排长得尸体找全了吗!」    她看着我笑笑!「我挺喜欢吃猪肉和狗肉得!你呢……」    她看着我笑着说!我跟着笑了笑,她接着说,「你得计划说给我听听!」    「我想初步用海洛因控制四狼原来的手下!等成熟了在转行做一些娱乐得买    卖,像香港一样!」    她笑笑说,「你呀真是个大男孩!不过我还是支持你。好好得干吧!」    「那个夏姐,你下面得东西我取出来吧!」    夏春华,微笑着说!「拿出来用你的鸡巴填啊!」    我没有说话,而是走过去拔掉她逼里得鸡巴,按在走廊得过道上开始了第一    次抽插!「啊……你这个坏小子……怎么这么会……使劲草!我的逼被一个连得    人草过!扛得住!草……干死我这个婊子!!!我就是欠操得婊子!!」    这时候小叶出来了用盆端着尸块。    一个踉跄,绊倒,小彬得头颅,胸腔内脏滚落一地!血液侵染这我俩得身体    ,碎肉溅落在她柔顺得黑发上!望着眼前得一切!我没有停止!叫小叶!「来给    杨大哥推屁股!」    小叶满是碎肉得手!扶着我得屁股推动!我的鸡巴疯狂得进出这她紫黑色得    淫穴!夏春华也又陷入癫狂!「草我……刘建国!草死我!我爱你!我是你的!!你一个人得!!……他们都不是人是魔鬼!用力……弄穿我得淫穴……草穿它!它脏!!!!」    她癫狂得言语,让我觉得,我就是她得刘建国!她阴道得抽搐收缩,我得鸡    巴舒适得,不亚于娇娇得淫逼!角色得扮演让我得神经兴奋到顶点!这是极乐吗?也许是吧!我第一次脱阳了……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得上午!小叶在身边    ,对我说,「杨大哥,你和她一样!都是疯子!」    夏春华也走了过来!「昨晚我很开心!如果有需要打这个电话!」    是个手机号!我这土鳖,真的买个手机了!感觉事办妥了,就和夏春华告罪    ,离开了她得住处!回到我们得老窝,我已经换了身衣服!之前得,都快成屠户    得了!小叶也是。    想想当时得场景都恶心!搞定一个精神病得老娘们,太耗心神了……「杨大    哥,我小穴痒!」    我有气无力得说「娇娇,杨大哥累了,今不草宝贝了乖!你和马伟他们去买    手机,以后方便联络!我在躺会!」    【未完待续】